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605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6-11 3:12:31 发表

前方有道:@君和-扶栏客?:

关于“一神论”、“多神论”,是人的认知不同。二者优劣可以比较。中国人是多神论,常把有点本领的都认为是神,因此很多人造神。比如财神就有好几位:赵公明、范蠡;地上有什么人,天上就有什么神。神仙也打架,天庭的神也有很多问题;按公义的标准,不配做神。国人说是信神,却不是真信。要神为人服务,好神、坏神的判断,还是以人为中心;各人有各人的标准,这实际是没有统一标准,培养了自私。因为屈服于强权的势力,至今还有救星、造神的情节。近东地区发展起来的一神论,就有了统一的标准和共同价值,人是以神的标准,就养成了人在神面前要谦卑,感恩;进而养成人与人之间的谦卑。当然不同的人和教派有冲突,这不是神的问题,是别有用心的人,假冒神来欺骗人。一些中国人对外国的历史战争理解成神的问题,这是想当然、一知半解,幼稚的。人类战争是不管哪个国家,什么宗教,都会发生战争,这是人的自私、“土匪强盗”挑起的,想多霸占点别人的财富和土地而已。

老秦:@前方有道?关于中国的传统信仰,我在讲座里讲过。同意您说的没有孰优孰劣,不过中国的信仰更包容。

前方有道:最好再来第二季,进行中外对比来看。

老秦:在中国你可以随便拿孔夫子开玩笑,在别的国家这是不可思议的。你敢骂他而不害怕,说明他是真牛逼,因为他要是有私心其实是可能成为唯一神的。

罗迪克:对穆斯林对真主无礼,是找死的节奏。

老秦:基督教也是一样,你敢跟一个基督徒开耶稣的玩笑吗?

前方有道:您了解的是比较深的,更多人的了解是很肤浅的。因为不懂的人更多,因此有些假冒专家也能迷惑很多人。

罗迪克:中国传统就毁在胡适这小子手里了。日本人聪明多了

老秦: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有外教,当时系主任特别跟大家提醒,不要跟外国人讨论犹太人,讨论性别,讨论种族问题。我当时就产生了一个困惑,不是西方人很开放很自由吗?为什么这么多禁忌?后来我问一个美国老师,为什么西方人都讨厌犹太人?他很兴奋,说这真是个好问题,因为确实很少有人问。看《辛德勒名单》,所以我怀疑当年是他们合伙干掉了几百万犹太人,并不都是德国人作恶。

罗迪克:感觉犹太人真奇葩,明知去集中营有去无回,居然还是那么顺从。

前方有道:日本明治维新比中国早很多年。清朝被打败,但甘愿向敌人日本人学习。中国至今还在疑问要不要“德赛先生”。很多问题还在上纲上线。用“政治正确”,会蒙蔽双眼的。这一点来说,今人比清朝人还不如。南京大屠杀,为什么能死三十万?虽然犹太人走向集中营,与南京人不完全相同。研究方法专门有个“比较学研究”。会清楚一些现象背后的因素。

罗迪克:张纯如的书值得一看,学历史,目的是让自己活的好。

吴白白:千万别举央视的例子来说科学,央视反科学的节目太多了。大牛科学家是谦逊,但不会信口胡说八道。

 

 

 

《千百年来有个你》-历史的个性自序

 

几年前有一个很流行的观点,叫做性格决定命运。按照这种理论,即便一个人先天不足,但是只要每天坚持服用鸡汤,保持满格正能量,就可以创造各种逆袭的奇迹,最终扭转悲剧的命运,赢得成功的人生。相反,如果一个人先天不足又拒绝进步或者进补,自暴自弃、放弃治疗,只能越混越惨,最后惨不忍睹而自绝于人民。以目前摆脱了脑残粉初级阶段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智商来判断,这当然是一种狭隘的看法,且不说人生的成功与否很难有统一的标准,?如果有人认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荣华富贵是成功,那么就一定还有人认为“种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从容悠闲才是成功。就算大家统一了思想,也很难说进补了就一定能进步,是药三分毒,鸡汤不能当水喝,正能量不能当日子过。这世界上倒霉失败的人很容易找到规律,风光成功的人物却各有千秋,很难总结出像数学公式一样的严谨规律。

 

不过很多现实问题,在微观层面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放到宏观层面来看,却能如掌上观纹一样清晰可辨。

 

这种现象在学术界,特别是经济学界就很常见,比如预测一个企业的兴衰成败难度很大,有时候一群专家甚至都无法准确预测一家企业下个年度的盈亏。然而只要把颗粒度放大预测就会变得越来越容易,预测一个行业就比预测一个企业容易,判断一个国家就比判断一个行业容易。所以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祖传的忧国忧民,因为国家民族这种高端概念,操心起来其实远比自己的日子容易。我们知道最容易的就是预测中国的GDP增速,不是7就是8,不是6就是7,比在夜店里摇骰盅喝酒都容易。所以中国的经济学家只有在预测GDP增速这件事上才能保持高度一致,其他任何比GDP更微观层面的问题,你都会发现不明觉厉的专家们很自然地形成N个阵营,坚持截然相反的意见,全然不顾围观群众不明真相。

 

同样的道理,在忽略环境因素的前提条件下,一个人的性格其实很难与此人的命运产生必然的逻辑关联。但是一群人,或者一个民族,特别是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在性格决定命运这个理论的应用方面,其实远比运用在个人身上更有效。

 

比如中国人都自称炎黄子孙,从黄帝和炎帝开始,夏、商、周直到后来的春秋战国乃至秦汉,在一个个以城郭为中心的农耕文明的基础上,通过不断的融合碰撞,最后形成了一种强大、包容、融合能力超强的文化,在文化的基础上形成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所以中国人都属于一个个小圈子,然后一个个小圈子形成交集,最后形成国家这个大圈子。就如同我们的祖先最早聚合在一起耕种劳作、繁衍生息,以城郭为军事依托,以宗庙为精神核心,对抗外来的游牧渔猎民族的威胁。然后一步步发展壮大,把城郭外的民族融入进来,形成了国家。这样的生存发展历史形成了一种典型的民族心理结构,也可以说是一种个性到共性的社会结构。具体的说,中国人先是在血缘和亲情的纽带下形成了小圈子里的安全感和生存制度保障,然后再向外拓展和融合,不断的发展壮大,扩大让自己获得心理安全感和满足感的圈子。这就是儒家说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就是孟子说的“有恒产者有恒心”,这就是中国人热衷拥有房地产的心理根源,这就是中国人对这个世界充满强烈的好奇心,以至于今天全世界到处是中国人的民族个性基础。秦汉以来的郡县制到今天的省-地-县的国家治理结构其实都是满足这种心理结构和文化基础的特色,在这个制度基础上,有儒家的教化,又有法家的手段,兼容了佛家和道家的容忍和超脱,才形成了中国今天的这个样子。这样的发展演进历史反过来又强化了中国人的心理结构和文化传统,直到后来即使有人跳出来批判和颠覆这种历史传统,但是明眼人看来,其实仍然跳不出民族个性发展规律和历史发展的轨迹。那些强烈怀疑和批判中国传统的人,仍然还是中国人,扶栏客认为这也是百年来这个民族痛苦纠结的心理根源。一个时刻憎恶怀疑自己的人,怎么可能从容自在,怎么可能幸福快乐?

 

那么好吧,为了今天和以后的中国人能从容自在一点,我们有必要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一路从蛮昧走来的过程。如果把中国人看成一个人,千百年来你我一直存在,你此刻的想法和做法绝不是孤例,历史中的个性就是你此刻的个性。

 

这些个性具体到个人身上,就是战无不胜、坑杀俘虏的白起,就是少年英雄、不知人心险恶的李陵,就是杀妻求将、三起三落的吴起,就是果断担当、腐败贪婪的春申君。兼容并蓄的同时,必然也会藏污纳垢,规模如此巨大的一个民族,必然个性复杂,甚至矛盾重重。

 

现实中的困惑无法解决,不如看看当年的豪杰。有用还是没用,或许不是重点,认清千百年来形成的个性,接受矛盾重重的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重点。

 

回头望去,千百年来一直有你存在,或许你还可以更好的存在,阅读历史、思考历史为这种更好的存在。

 

1、专注—田穰苴

个性关键词:专注、果断、强横、耿直。

l赢得关键

在某著名武侠小说里有一位第三性别的绝世高手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多人凑在一块难免为了生存和发展而发生暴力斗争,以个人或者小团体的名义发生的暴力斗争叫斗殴,以国家的名义发生的暴力斗争就叫战争。为了小团体利益而进行暴力斗争的人才叫游侠、大侠;为了国家利益而暴力斗争的人才就叫将军、名将或者兵家。

翻开《史记》,按照年代第一位被载入史册的兵家名叫司马穰苴,以其生平的业绩来看,此人显然不能算是兵家第一牛人。不过,要论资历,我们就必须从司马穰苴开始讲起。

司马穰苴是田完的后裔,他的原名叫田穰苴,曾为大司马一官,所以也被称为司马穰苴。提起田完,现在的朋友大多并不熟悉,不过在春秋时代,田完却称得上一位家喻户晓的名人。田完本来叫陈完,是陈国的王族,因为政治斗争跑到了齐国,得到了春秋五霸第一霸齐桓公的重用。后来陈完娶了齐国的公主,从此以后以田为姓,自称为田完。田完的后人历任齐国的重臣,因此逐渐掌握了齐国的朝政大权,田完的后人田和甚至自立为齐威王,夺取了齐国的政权。这是后话,总之田穰苴生长在一个具有悠久政治斗争历史的家庭,他的每一个细胞都会为了斗争而兴奋起来。

(点评:由于出身贵族,田穰苴自幼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同时又因为是没落贵族,因此在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充分接触了底层社会,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验。)

 

老秦:有一部兵书《司马法》,据说是司马穰苴所著(@罗迪克 司马穰苴因为是田完的后人,而田完是陈国的诸侯后代,所以说他是贵族)陈国(公元前1122年—公元前478年),出土金文资料作敶。是西周至春秋时期的周朝诸侯国,国君妫姓,是虞舜后裔。

 

曹木:唐肃宗时将田穰苴等历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庙十哲。宋徽宗时追尊田穰苴为横山侯,位列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它以周朝开国丞相、军师吕尚(即姜子牙)为主祭,以汉朝留侯张良为配享,并以历代名将十人从之。左列:秦武安君白起、汉淮阴侯韩信、蜀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司空英国公李绩。右列:汉太子少傅张良、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守吴起、燕昌国君乐毅。

    @君和-扶栏客?  宋朝不是重文抑武吗?为何在宋徽宗连接反而对五庙的祭祀名单有调整,增加到72人。而元代是尚武的民族为何武庙又裁减武将回到了武庙十哲?

老秦:您提的这个问题我真没研究过,大概猜测一下。宋朝崇文抑武是怕武人造反,效法陈桥,然而武庙里的将军都是忠臣,没有贰臣。比如赵匡胤取天下于孤儿寡母之手,辜负柴荣托孤之恩,是没有资格进武庙的。所以宋朝推崇武庙,也是时代主旋律。一等人忠臣孝子,武庙里的必须是忠臣孝子。元朝缩小祭祀范围,更好理解,武庙里都是汉人,没有一个外族。匈奴也出过很多杰出的军事家,否则不可能有白登山之围,可是武庙里不可能弄一个匈奴去供奉。元朝推行的就是种族歧视政策,最好把汉人的偶像都毁灭掉,让汉人失去志气,这样才好统治。

 

阿赵:可能文官治军更合适,有个制肘。没有重文抑武

老秦:@阿赵 文官治军最大的好处在于不容易造反,官、兵分离,是最安全的一种治军模式,到今天也一样。但是这种模式也有缺陷,就是战斗力、凝聚力不足,当官的都不认识当兵的,哪有什么感情可言。

 

老秦:台儿庄战役的时候,有一个川军的师,全部战死在藤县了,师长叫王铭章。战前其实老蒋很不看好他们,觉得这些人就是一群土匪,传得破破烂烂,还抽大烟。没想到顶上去,打光了也不撤,比中央军凶悍多了。这个师都是哥老会的,师长是哥老会袍哥大哥,下面的各级军官和士兵都是他的兄弟。王铭章为什么宁愿战死不退一步,是因为他的兄弟死了大半,回去很难面对那些孤儿寡妇,还不如一起死了轻松。南京溃败的时候,又是另一个例子,南京周围各派系人马都有,将不知兵,兵不知将,所以逃跑的时候当官的自己先跑,因为那些士兵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个数字,没有感情。川军就是典型的军阀军队,装备差,但是心齐,这样的部队如果聚集起来老蒋很难有安全感。最好就是搀起来用,结果就是支离破碎。一边要防着,一边还要利用。

 

前方有道:@君和-扶栏客?@罗迪克?:前面对宗教的点评,还是属于蜻蜓点水。你们对中国历史了解较深,对外国宗教了解还是凭印象。有些理解不到位的地方,但讨论的态度是对的,值得尊敬的。还有其他一些人的理解是人云亦云,讨论的态度是有问题的。我感到有些意犹未尽,等你们把现有问题讨论完,有时间的话,可以再进一步说明。

罗迪克:我是研究中国基督史的,这些都是被人遗忘的领域,我喜欢了解被人遗忘的领域。

阿赵:川军,人傻呢,最不团结,没啥战斗力的。对,马家军厉害,广西兵厉害,湘军厉害。

老秦:不能这么说,当年抗战,川军出力很多,四川出粮、出兵,贡献很大。

罗迪克:马家军把中共西路军给解决了,徐向前和李先念化妆成乞丐绕道新疆又回到延安。五马拒石

老秦:马步芳、马步青、马鸿逵、马鸿宾、马仲英。马仲英最神奇,号称当代吕布,十七岁扯旗拉起队伍,号称黑虎吸冯军,居然把冯玉祥的部队打跑了。十七岁当司令,尕司令。

罗迪克:我喜欢一个叫马继援的,有一次纬国代表他爹去见马步芳,马步芳让他儿子去,他儿子不想去。马步芳问为什么,小马说,我是因为是你的儿子,做了师长。可是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儿子,才是个少校,我太不好意思了。看来传统文化,在西北得到很好的传播。

明月长风:西北已经不可逆转的伊斯兰化了

三台先生:分享《2000万汉人被杀,600万回民被报复性屠杀!》昨天上午还能看下午就删除了

老秦:当时确实有仇杀报复,不过没那么多人,现在陕甘宁青四省人口加起来也不过8000万。而且西北伊斯兰教也存在很多教派和门宦,有激进的,也有平和的。人人都疯狂,那是僵尸电影上的情节。当年的四省,总人口都不到2000万,清朝的时候西北人更少。

大漠胡杨:@三台先生?类似文章早几年在天涯和其他BBS上有很多

明月长风:@大漠.胡杨?看你的昵称应该是西北人,有空了可以去当地图书馆史志办查一下相关资料,我是先看过相关史料很多年后才看到这类文章。相关史料多了去了,所有清史、近代史上都有详述。

三台先生:左宗棠传应有记载。清朝西北民族间仇杀是长期存在的,清政府数次派兵西征就非常说明问题。

前方有道:所以我为什么反复呼吁要有“公义”、“求真”的民族素养。

国内古今资料出于不同目的,随意造假,历史和现实生活充满了虚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当成智慧。

现在以讹传讹,不知真相,造成混乱。

 

20170605君和摘录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