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606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6-10 8:28:06 发表

20170606君和摘录

老秦:今天继续讲《史记》兵家第一人,司马穰苴

田穰苴生活在齐景公时代,根据《史记》的记载,当时的中国除了形式上的中央政府周以外,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诸侯国,其中长期存在的国家至少包括鲁、齐、晋、秦、楚、宋、卫、陈、蔡、曹、郑、燕和吴等国家。在那样一个中央政府名存实亡、诸侯并立的年代,国与国之间没有什么道义可言,一句话:谁能打谁就是老大。

那一年,晋国和燕国同时出兵袭击齐国,晋国占领了齐国的阿、甄两地,而燕国占领了黄河以北(“燕侵河上”)的齐国领土。从两国一致的军事行动来看,当时晋国和燕国显然达成了某种联盟或者协议,目的就是合伙瓜分齐国的国土。齐国军队在两国的夹击下一路溃败,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说到晋国和燕国对齐国的侵略,不得不说说齐景公及齐国当时所处的环境。齐景公所处的时代齐国由于历经多年的内乱已经走向衰弱,其综合国力和在诸侯当中的影响力已经不能与齐桓公时代的齐国同日而语。齐景公本人也是在齐国的内乱当中阴差阳错当上了齐国国君,不过这位齐景公颇有雄心,他上台初期就树立了恢复齐桓公时代齐国的诸侯领袖地位的梦想。为了实现齐国崛起的梦想,齐景公必须重用有真才实学的人才,所以齐景公重用了著名的贤臣晏婴。在晏婴的辅佐下,齐国逐步走向富强,不过事实上晋国才是当时的诸侯领袖。齐景公和晏婴领导下的齐国崛起,不可避免的与晋国发生了矛盾和冲突,齐景公发现当时的晋国无论国力还是军事实力都强于齐国,而晋国显然不能容忍齐国的逐渐做大。

另一方面,齐景公虽然胸怀大志,但是他也像他的祖先齐桓公一样,既有称霸诸侯的豪情壮志,也有骄奢淫逸的生活追求,所以在他的手下既有晏婴这样的贤臣,也有庄贾这样的佞臣。晏婴是事业上的助手,而庄贾则是生活上的高手。简单的说就是晏婴能让齐景公体会成功,而庄贾能让齐景公体验舒服,不过问题是齐景公把一个擅长营造舒服的人才安排到了最不该舒服的军队里,让他负责国防工作。这下麻烦就来了,平常不打仗庄贾这样的人带兵没问题,可是这种人才带的军队是不能打仗的。晋国和燕国大概也看到了齐国的软肋,因此勾结起来突然对齐国发动了侵略。果不其然,擅长阿谀奉承,每天声色犬马的庄贾最怕打仗,齐国军队在这样的将军的领导下根本没有战斗力,战争很快进入一边倒的状态,齐军节节败退,大片领土沦陷。

齐景公着急了,虽然他非常享受庄贾营造的骄奢淫逸的生活,但是按这个节奏发展下去,齐国很可能不复存在,那么齐景公到哪里去享受生活呢?着急的领导最容易听进去意见,此时贤相晏婴终于等到了整顿齐国军队的机会,于是他主动向齐景公推荐了田穰苴。这时田穰苴的耐心和理智是他赢得机会的关键个性因素。没有此前多年的精心准备,就没有这一刻爆发,田穰苴顺利赢得了齐景公的赏识,成功地被任命为齐国将军。)这种时候总是需要英雄出现,和平时代人人都是英雄,所以老百姓都热爱和平,大人物就不一定了。时代呼唤英雄,英雄就出现了,这个英雄就是田穰苴。

当时齐景公手下有一位史上非常著名的大臣——宴婴,这位宴婴就是小学课本里《宴子使楚》里面那位智慧而幽默的主人公宴子。既然是春秋时期的名臣,宴婴自然有超越常人的审美观和判断力。在国家危亡关头,宴婴马上想到了田穰苴,他向齐景公推荐了这位《史记》里记载的第一位兵家。宴婴对司马穰苴的评价非常高,他说:“穰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从宴婴的推荐词里我们发现田穰苴虽然是田完的后人,但却是庶出,也就是小老婆生的。在司马迁《史记》记述的从黄帝到汉武帝的年代,中国基本上是一个靠实力决定地位的社会,在那个时代只要一个人有真本事,不要说是小老婆生的即便是私生子都不成问题。在宴婴看来,田穰苴可谓文武全才,文能胜任政治思想工作,武能肩负破敌制胜的使命。

(在那个完全依靠口碑效应传播的时代,成年后的田穰苴居然得到了齐国第一重臣晏婴的欣赏和重视,晏婴向齐景公推荐田穰苴的时候,曾经对田穰苴做出了非常积极的评价:“穰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说明田穰苴除了文武双全以外,还很擅于为自己造势,他精准地将自己的卖点推送给了关键客户晏婴,这是田穰苴走向成功的第一步。)

老秦:这个庄贾颇似本朝的徐、谷之类的将军,民间有一副对子,话说当年文臣武将,上联:捞金大学士,下联:打炮上将军。横批:出将入相。齐国当年是春秋第一霸主,到了齐景公、庄贾的手里,落到了节节败退、国土沦陷的地步。有趣的是晏婴又是春秋时代赫赫有名的贤相,司马迁在史记里将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的管仲与晏婴合并做传,《管晏列传》。贤相名将与奸臣佞臣并立,同时受到君主的重用,这是现实中的常态。

前方有道:例如,纪晓岚和和珅,每朝都有例子。每个群人中都会有左中右。这被当成帝王平衡术,很多人和国学把这当成是种“智慧”。这不是真智慧,是小聪明,是历史折腾的原因。一种是自然现象,一种是有意利用。

老秦:这跟国学没关系,只要有人群的地方都是这样。美国也一样,欧洲也一样。人性的阴暗中国人也有,但绝不是中国人的特产,更与国学没关系。恰恰相反,正因为有儒家的价值导向,中国的人性丑恶得到了控制。美国人难道不利用吗,恐怖泛滥不就是利用人性阴暗的结果吗?ISIS不就是他们自己玩出来的怪胎吗?

前方有道:显学中好似没有。实际是以潜规则治国,厚黑学、商君书,等压箱底的书,才是帝王要术。挑起群众斗群众、左派于右派明争暗斗,渔翁得利。

老秦:敬神鬼而远之,不语怪力乱神,孔子奠定了中国的人本主义精神,与那些自以为是救世主的神棍们相比,儒家的境界真是高出若干个LEVEL。所谓的那些帝王要术,其实就是广告罢了,跟祖传秘方,专治不孕不育一样。法家推行所谓的帝王术,秦朝二世而亡,最短命的王朝。

前方有道:历史恰恰是神棍得势,欺负腐儒和愚民。要接受教训才是!

老秦:反倒是您说的显学儒学盛行的朝代,相对长治久安,神棍得势的时间很短。您太低估中国人民的智慧了,这么多人,没那么容易就愚了。尤其中国又是一个世俗化的社会,大家都崇拜自己的祖宗,谁能控制得了谁的思想,人家给你面子不说破而已,你多征两次税试试?

罗迪克:长久来看,中国相对来说,太平日子多,动乱日子相对少一些。和欧洲比起来,中国古代算是幸福日子的。中国古代被抹黑太多了,那年代,人人都讲点良心,不像现在。

前方有道:要定量分析,在总数比例上看,还是少的。

老秦:世俗化社会,这种顶层设计,非常难控制。所谓的帝王术、厚黑学,自己吹牛逼而已,其实没那么大的影响,就像现在的标题党。讲良心,现在也很重要。

前方有道:中国文人喜欢从“大将”、“谋士”角度考虑问题,这产生的会是御民之学。我们要从每个个体人性解放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这才会有平等的理念。

老秦:个性解放就是个伪命题,我认为。我走过很多地方,没见过什么真正个性解放的国家,老外一样拍领导马屁,说违心的话,这是人性,不是中国特色。

前方有道:这是二个制度不同的产生基础。这就是为什么国人对平等民主理解都很肤浅,深入骨髓的还是专制基因。

老秦:专制基因的基础是人的懒惰和懦弱,自己做主很累,要思考要学习,贴个标签最容易,中国人专制,黑人懒惰,日本人色情,世界就清静了。肤浅还是深刻,不能自以为是,中国人十三亿,你能了解多少。

前方有道:追问到底的文化基因,就是我上面的简要描述。不便深谈,但已可触类旁通。历史已在那里。

老秦:中国持续时间最长的是农耕文明,要说文化基因,我认为是农耕文明的文化基因,但肯定不是专制。您说的很多观点,其实适用于任何民族和人群。人性的阴暗,全球通用。

前方有道:各民族还有自己不同的个性。众多的偶然性中含有必然性。跟股市k线图道理差不多。但具体某个时点,又是偶然因素起作用。

这就是到底是群众创造历史,还是英雄创造历史的争论。这二种看法都不全,争论的人是思维方式有问题。

真实的情况是二种因素是互动地对历史发挥作用。

老秦:差别并不在于专制与否。任何民族都有没有主见人云亦云的人,而且任何民族,这种人都是大多数。因为思考很累,独立思考更累。我说过,学习思考是反人性的,人性就是好逸恶劳、贪财好色,绝不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环境-生产-生活-心理-价值观,应该是这样一种关系。建议大家看看乌合之众和狂热分子,如果你让大众来选择,多半是最糟糕的结果。对群体产生强烈影响的不是智慧和理智,而是情绪的传染。宗教、营销、现代政治和传播,都是这个原理。所以真正的高手,都是孤独的。

     英雄也要走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刘秀年轻的时候,最大的理想就是“官封执金吾,妻娶阴丽华”。银子、位子和妹子,如此而已,要不是王莽篡汉,哪儿有东汉。改变历史改变世界,都是碰巧赶上了,让他们自己选真是未必。当英雄改变世界,太吓人了,容易吓尿。大部分情况是想来想去,只能如此,否则当时就是死路一条,只好硬着头皮搏一下。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