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531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6-01 5:29:19 发表

代伟成:【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天资愚钝,平生虽勤劳于学,考过十次童试,但都名落孙山,直至四十三岁那年,才以得补县学生员,仅比他的长子曾国藩早一年入县学。他自知才短,无望跻身仕途的更高阶梯,遂发愤教育督促诸子,将光大门第的希望寄托在曾国藩兄弟的身上。常对曾国藩等人说:“吾固钝拙,训告尔辈钝者,不以为烦苦也。”失败真的是成功之父。

罗迪克:按中国传统,提起曾国藩这个人,要说曾文正公。士大夫阶层,死后,政府都后追封谥号,后人再提他,会只说谥号,以表示敬重。现在看人做演讲,时不时直呼大名,

阿赵:我是个学生出身的人,在学校养成了一种学生习惯,在一大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学生面前做一点劳动的事,比如自己挑行李吧,也觉得不像样子。那时,我觉得世界上干净的人只有知识分子,工人农民总是比较脏的。知识分子的衣服,别人的我可以穿,以为是干净的;工人农民的衣服,我就不愿意穿,以为是脏的。革命了,同工人农民和革命军的战士在一起了,我逐渐熟悉他们,他们也逐渐熟悉了我。这时,只是在这时,我才根本地改变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我的那种资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感情。这时,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这就叫做感情起了变化,由一个阶级变到另一个阶级。我们知识分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要使自己的作品为群众所欢迎,就得把自己的思想感情来一个变化,来一番改造。没有这个变化,没有这个改造,什么事情都是做不好的,都是格格不入的。(毛泽东)

吴白白:直呼其名没有任何不妥

霍者:避讳有时是双刃剑,历史上有位读书人,其父亲名字中有个“道”字。此人遇到这个字就念作:不可说。于是他读《道德经》时就成了这样读:不可说可不可说,非常不可说。。。

阿赵:有一好处,中国独有,世界上无二:皇帝的讳,可用于考古上的一种断代

liuli:道光十八年(1838年),曾国藩再次参加会试,终于中试,殿试位列三甲第四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并成为林则徐政敌、主张“鸦片上税免禁”的军机大臣穆彰阿的得意门生。“曾文正公”是大清皇帝的而已

罗迪克:曾的提意是正确的

阿赵:当年一提到“校长”,“总裁”就要立正,朝鲜的小朋友,现在一提到金家人,就双手作捧出心状,45度向上。。。。。

罗迪克:一提到毛主席,中国人立马放下碗筷,拿红宝书,跳忠字舞

曹木:大多数7080后是不能理解或中肯评价毛主席的,就如我之前不能接受父亲对毛对党的忠诚,有一度是认为是愚忠。周末提到的乔老爷子虽然只读了了五年书,但对毛的问题与时俱进,功过评价有理有据。

罗迪克:每个人心里有杆称,江青心里的毛主席,和宋美龄心里的毛主席,当然是不同的了

老罗:中国人需要皇帝,是几千年根深蒂固的基因,至今仍未改变。当事人或同时代人对人物的评价纯粹是扯淡,就像儿女对父母写传记,有多少可信的。

前方有道:同时代的人、后来人对毛的看法,会不一样。而且从历史朝代皇帝对比,得到的看法又不同。与历代皇帝没什么两样。开国皇帝当然要有雄才伟略,当然要发动人们跟随他,才能打下江山。就本领来讲,当然要佩服。但就人的思想、掌权手段来说,与历代帝皇手段差不多。只是喊的口号与时俱进而已。本质一样。要放进历史长河里比较,才客观。

罗迪克:他是历代皇帝中最烂的一个。

老罗:评价历史人物核心是否推动了历史进步。

曹木:我和父亲的冲突常在他看抗日剧,内战剧时发生。有一年正好看完毛把福建准备攻台的身着单衣的兵直接拉到朝鲜战场的文章,对父亲说毛就是刽子手。父亲一听接受不了,第二天我家客厅就挂上了毛的照片直到现在。因为父亲把他从一个放牛娃到军人再转业到医院成家立业,归功于毛和党。《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个将军就看到我老爸的影子。

前方有道:老辈人当局者迷,视角范围不一样。

罗迪克:你说的对,像我这种地主阶级的后代,对他是没有一点好感的。每个人的立场不同吧。

老罗:这是从个人的角度来评价一个人,不是从历史的观点。毛是全人类喊万岁最多的人。

阿赵:现在好多人对他的评价,可能都是从现实的不满出发的。对历史人物,还是用史的方法去看和评价。他身上的东东太多,一句话两句话,是说不清的。想有一个总结论,也没有谁能下得了的。最好是多看看他的书,找找他身上的东东。最好是多看看他的书,找找他身上的东东。他的东东,可能称得上是思想了。一个思想,对世界的影响至今发挥着作用,并且可能继续影响后世多少年。网上多半,是对某一事的看法,或一类事儿的看法,批评,评价。偶觉得都带有个人的体验和对现实的认识,不能从一个思想方面去理解。对咱们咋去看这个人,对他毫无用外,对偶们自已,如果不能虚着心去看的话,可能会影响个人。简单说一个,好,一个坏,容易。早就有人说了。如果偶们也这样去说,就是一个重复别人多次的话。毫无新意。还是先去了解,比急于去评价更好。深入的了解。

前方有道:每个人容易从自己角度看问题,没有全局观点、没有历史角度。就我重庆同学,前几天还说,江-泽民好的,因为那时给退伍军人加了津贴。真的,一个人站的高度很重要的!看法就会天壤之别。

成熟至品:信息量觉定的,史实不公开,如何评价?

吴白白:崔健说过一句话:只要天安门还挂着毛泽东像,我们就都是同一代人。(针对年轻人说他是上一代)现在的环境,还不可能客观评价毛泽东。

成熟至品:没有结论就没有未来。矮个子其实很想定性,但是出于统治需要又不敢,他心里恨死了太祖,于是把太祖的私人医生放出国外,借李医之口爆太祖之丑—-可惜—李被—-

阿赵:争议太大,只有淡化,不管你咋定,总是挑起社会的严重对立。你当管可以,他们当管,可不会这么傻。

吴白白:建国有功,治国无能,文革有罪。好像是陈云说的吧。文革结束后,对毛的评价党内有争议,有些人主张全盘否定。邓后来没采取,而是评价“七分功,三分过”。因为如果全盘否定,党的威信和统治合法性会受到动摇。这个评价是建立在统治需要上,不是客观评价,要客观评价只有交给历史。

前方有道:所有人分析大都在表面上的枝叶问题。不要忘记一个根本问题——权!争权夺利是根本,是大前提。不想放权是封建帝王共有特征。他在位时,他也想变好,但当危及到他的权威时,狰狞面目就露出来了。是人时,很像善人;不是人时,比鬼还恶。这个团体内的几代人争斗,就跟历史朝代宫斗一样的。因为自古至今,都是一个制度,没有进步过。猫有毛病,他的敌手也有这个毛病。还是小团体利益至上。全民利益、民族利益只是口头上的,轻重缓急是不一样的。

成熟至品:其实太祖就是以革命的名义复辟专治。史实如果全部公开,否定肯定大于肯定。中国几千年来就是流氓轮流坐庄,恶霸轮流当政。

前方有道:具体问题要深入研究,但也不要忘记“提炼概括”、“高屋建瓴”、触及本质。

老罗:@曹木 我父亲也是工农干部,后人搬新家他总是送毛主席像挂在客厅,但他一走后人立马就取小来了。

曹木:@老萝卜头   我会保留,为父亲的忠诚。和他严于律已的一生。他眼里的党和毛不是我们现在界定的。以便他认知有局限,但他的信仰是坚定的。

老罗:@曹木 不怀疑上一代革命者的坚定信念,但这与评价毛不完全是一回事。

曹木:@老萝卜头   明白,只是重新审视父亲,现在反而挺羡慕他

进一:@曹木 老爷子有个性!我喜欢!

曹木:@进一   我父亲善于治疗无名肿毒,骨折等,如果有点经济头脑我家应该是第一批万元户但迄今为止他不收患者一分钱,遇到困难的还要请到家里倒贴饭钱。之前也会说他只会做廉价劳工,现在对比下自己很多时候不太在乎钱财只做义工,或许是受他的影响。因为中医太辛苦,家里无一人传承。

成熟至品:@曹木 太可惜了,中医哟……现在正宗的不多

曹木:他是扛着锄头上山采药 不像现在都是半成品或成品。翻山越岭  披荆斩棘还有几个能吃这种苦。已经年逾七十   跑不动了  不过倒是可以整理方子。方子对  手法不对估计疗效也要减半。

前方有道:不要贴本,微利就很好了。国人容易被道德绑架,正常的利润都不敢取,以致难以为继。这应违背更多救人的初衷。符合常规的社会,才是正常的社会。过高要求、过低要求的社会都不正常。

成熟至品:是说你可惜,没传承祖业

曹木:从小怕蛇怕虫,上山的经历太恐怖,吃不了这碗饭。

成熟至品:现在中医学院出来的中医博士,连号脉都不会

军猫:可以收徒弟

曹木:他的药方都是公开的,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概念。我们那方圆百里的老人家没有不知道他的,受他利益的人也多。我的团员也是这么来的,治好班主任儿子的骨折,莫名其妙就去了烈士陵园宣誓成了团员。我都没提交申请书,当时还一直以为是自己作文表现出色,老师器重。

成熟至品:现在一些好的中医都出去了……日本、韩国、美国–

进一:@曹木 医道的坚守者!有这样的人和精神存在,我们就总有希望!

前方有道:@进一 :不要道德绑架,否则难以为继的。符合正常规律即可。人家已经在贴本医病了,还要人家奉献,用道德吓唬他,会捧杀人家的。后代也不愿从医。不符合常规的所有事情,最后都有问题的。变得没有希望。

成熟至品:这是瓷国特色。比如清洁工,明明不得已是为了生活糊口,偏要歌颂是爱的奉献,你真要表扬清洁工的辛苦,就多发点工资和福利

前方有道:教师捧为灵魂工程师,会把本属于父母和社会的问题,怪罪到教师头上。

进一:有人可以不奉献,有人可以平庸,有人可以苟安,有人可以下跪…但也有人选择气节、原则、傲骨……可以理解包容庸、俗、流,却不容许赞赏清风傲骨;所以历史滚滚前进、大浪淘沙、留下的绝对是伟大,绝大大大多数如你我这种奉行精致利己主义者,连个影儿都留不住。当然,我也支持老爷子这样的该怎么收费就怎么收费,但他们更看重绝对精神,不会轻易改变,剩下的就交给我们这些现实的利己主义者来完成也不错,道术两不误。

前方有道:这个社会是把本来应知的常识都扭曲了!最要紧是恢复常识即可!我们不是宣扬利己主义,是要恢复常识。实际上反对利己主义。社会是有常识和规则,少一点人为的干预。无为而治好一点,就是让自然规则起作用。好多做多错多的教训了。

进一:可能是无原则的利己主义太泛滥,惯性太强,他们才不得已选择坚持一种道义。矮往过正吧!什么时候合乎中道是最好不过了,可是中道几千年来都只在心中。

成熟至品:正常社会生态下要求高风亮节有伟违人性。那些是应表现在对弱式群体的帮助和危急中事态。

20170531君和摘录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