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528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5-29 5:28:37 发表

20170528君和摘录曹木知恩

查看网页版>

2017-05-28 09:59

房恒贵:虽然因果不一定能验证信仰,但有信仰的人因信因果而有所敬畏,是这个世界过分欲望被遏止、公共利益得维持的心理基础。最能体现因果的是不受人为干预的“天道”,是自然界与人类社会至高无上的本质规律,与迷信和宗教无关,更不是 梁山好汉选择性执法的“替天行道”。信天道,是真信仰。前两天,有个深圳阿姨上山遇雨,被雷击中鞋底,醒来后连声说:我没干坏事!我没干坏事!看来她是个有信仰的人。有信仰的人越多越好!

新梅:明者远见于未萌,智者避危于未形。《省心短语》申涵煜。聪明的人能预见事物于萌发状态,智慧的人能避开危险在灾祸来临之前。明智者无非敏而知。

群文分享:

一、《为什么满清会被汉化,而难以西化?》

1、世界上所有比较落后的文明,都面临一个难以西化的问题,比如伊斯兰、东南亚、非洲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文明形态。为什么?其实很少有人思考过

2、很多中国人盲目自大,说无论什么种族入侵中国,都会被中国同化,包括日本。因为有五胡十六国、北魏、辽金元清为证,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这些人从来没想过,为什么满清汉化那么容易,西化却那么难?对于汉化,他们基本是主动接受的(当然,他们保留了一点尚武的传统,但实际上也只是形式了);对于西化,他们却顽强抗拒了近百年,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无数起教案、一次义和团,忍受了西方国家的各种羞辱(只是朝廷的羞辱,跟民众其实毫无关系),但始终不肯像日本那样西化,最终迎来辛亥革命,为什么?

3、满族和汉族,虽然文明有高下,一个有文字,一个没文字(满文是努尔哈赤时代才创制的);一个有文献,一个没文献;一个有较高的农业文明,一个只有低等的畜牧文明;一个有复杂的政治架构,一个只是粗疏的部落集合……但是,这两种文明,没有本质区别;在政体上,它们都呈现相同的面目:君王独大,百姓为奴为仆。国家成立的目的也一致:奴役人民,更好地奴役人民。

4、西方文明则完全两样,在那些国家,世袭君主是虚君,没有权力,真正有权力的领导,靠百姓投票选出。新闻报纸可以监督批评政府,司法立法行政三种权力分立,互相制衡……

5、如果不带偏见地说,有时我读到古代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的牺牲史,也会由衷为他们感动;可惜他们的思想层次实在落后,最后总是成了专制大厦下的蚂蚁。他们竭劳尽智,想把专制大厦建造得完美一点,和谐一点,让百姓也舒服一点。但他们不知道,没有经过更好的政治理论夯实的地面,最终都会下陷,导致大厦倾覆。他们的大厦,其实建筑在一片沼泽当中。为什么会成为沼泽,因为制度最后规定了权力不受限制,批评者除了拿出生命去拼,别无他法。于是制度和文化的搭配,就结成了这种政体形态——领导全面享乐型。

6、西化就太不可接受了。因为西化不允许一个人独自享乐,而是人人可以享乐。这是真正超越了自然界动物的文明形态,远远超越了传统。汉族和满族这两种同阶段的文明,榫合起来非常容易;但面对西化,却方凿圆枘,格格不入。

7、所谓拒绝西化,不是拒绝另一种“非我族类”的文明,而是一种更高状态的文明,所有打着保护传统文化的幌子,以拒绝前一种文明的行径,本质上都是想保持自己的享乐权和奴役权。试问,如果真的是为了保护传统,那满清为什么又那么爽快地接受了汉文明?因为汉文明不但不妨碍满清贵族享乐,而且帮助了他们更好更精细地享乐!

二、比尔·盖茨2017夏季推荐图书之四——《未来简史》

1、赫拉利的上一本著作《人类简史》(Sapiens)。这本书试图讲述,智人是如何成为地球主宰的。《人类简史》是回顾过去,《未来简史》则把目光聚焦未来。我不完全同意赫拉利所说的所有内容,但他确实写出了对人性可能会发生什么的深刻思考。

2、《未来简史》指出,构建起社会的种种原则在 21 世纪将会经历巨变,众所周知,这将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重大的影响。至今为止,塑造社会、我们用来衡量自己的标尺,要么是对美好生活有所期待的宗教教规,要么就是摆脱疾病、饥饿与战争等更实际的目标。我们都在努力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心情愉快、身体健康,掌控我们周围的环境。赫拉利根据这些目标得出了合理的结论,认为人们是在争取“幸福、永生与神性”。如果我们真的达成这些目标,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这不完全是闲来无事的随意猜想。科学与技术的进步将会延长人们的寿命,消除疾病与饥饿。战争与暴力事件的数量创下历史新低,而且还在不断减少。

3、赫拉利最震撼人心的观点是:尽管这情形听上去很棒,但对人类而言,“幸福、永生与神性”之梦的实现却有可能是个坏消息。他预见了一种有可能出现的未来,认为一小部分精英可能会通过生物技术和基因工程改善自身,把大部分人甩在身后,创造出类似 “Homo Deus”(有“人类的众神”之意,即本书书名)一样近神的物种——在那个未来中,人工智能“比我们本人更了解我们自己”,而这些近神的精英和智慧超群的机器人会认为,剩余的普罗大众都是多余的。

4、机器人占据统治地位这样的情节想想并不太有趣。没错,人工智能会变得更加强大,我们需要确保它为人类服务,而不是反过来。但这是一个工程问题——也就是所谓的“控制问题”。关于这点可讨论的东西不多,因为这项有争议的技术目前还不存在。

5、假设我们还掌握着控制权,那么如果我们解决了饥饿、疾病等重大问题,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和平,接下来人类又该把什么作为目标呢?有哪些挑战会激发我们去解决呢?在这样一个版本的未来里,我们最大的隐忧不是机器人的造反攻击,而是缺乏意义与目标,是一种道德真空。

6、赫拉利谈论了一种他称之为“数据主义(Dataism)”的宗教。在这种宗教中,最伟大的善举德行就是增加信息流。他写道,数据主义“并不排斥人类经验”,“它只是认为人类经验没有内在价值”。问题是,数据主义并不能真正帮助我们规划我们的生活,因为它没有考虑到人类并不是机器,没有考虑到我们总会有社交的需求。即使在一个没有战争、饥饿或疾病的世界,我们依然会珍视互相帮助、互相交流、互相关心的行为。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