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527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5-27 12:39:47 发表

20170527君和摘录曹木知恩

2017-05-26 17:46

老秦:群里征集一下各位的“大剂量”故事,谈谈自己记忆中经历的印象深刻的“大剂量”,读书、写作、工作、喝酒、运动、看球、打麻将、谈恋爱,一场青春的狂欢或者一次放纵的赌博,欢乐的或者痛苦的,欲罢不能或者身心憔悴的,大剂量见人性。我们将组织优秀作品整理后在微信、微博、杂志发表,并将严格保护原创作者的知识产权。

   九十年代的时候,麻将机遍地,赌风盛行。麻将机赌博最大的一个牌叫大三元,和一个大三元兑200块,或者一条红塔山。当时有很多中学生,蹲点在麻将机游戏厅,心中默记每次出现大三元的间隔,找出规律,然后出手买筹码下手。有天才少年就这样一战成名,江湖上得了花名“大三元”。我有个同学在上高三的时候,就可以靠打麻将维持生计了,平常瘦弱矮小的少年,坐上牌桌如赌神附体,霸气侧漏。还有一个同学,靠打台球赌博过日子,赢香烟赢现金,江湖人称“亨得利戴维斯基”,赢得都是成年人,当年也就十六七岁。当年的赌神,后来并没有发财,现在还打小麻将,但是身体都不好。曾经少年时,身体被掏空。

 记得当年他们十六七岁的时候,打麻将一夜的输赢是普通工人三个月的工资,这么大剂量的刺激,虽然成就了少年赌神,但也透支了赌神的身体。少年赌神一般心脏都不好,未成年受了大剂量的刺激,因此早衰了。大剂量的前提是评估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安全生产第一。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