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524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5-25 10:17:49 发表

成熟至品:美股很难讲,应是受川娃儿通俄门影响吧?不管咋样,比A强啊

前方有道:拖字诀,以为是智慧,实际是没解决问题。

成熟至品:以前那八个字是连在一起说的,后来只说九二共识,不说一中各表。所以台疤子越来越不卖帐了。

前方有道:这不是哪个党的问题。是所有人对自然规律的忽视!是种愚昧!就像二个儿子分家久了,肯定各过各的嘛!还有一点,当时只是口头说说,文字都没留下。中国领导人条约意识太差,以为金口玉言,南海问题也是这样造成的,中国在乾隆时期才树界碑。外国人有契约意识,在要中国领土和租界、赔偿时,都立文字条约的。

罗迪克:今日之中国在台湾——宋美龄答复邓颖超,余英时说他在的是地方,就是中国。如何来解释。

            颖超先生大鉴:数年前“四人帮”倒垮前后,闻先生曾几遭险厄,甚至受忧受逼,将至自殉边缘,幸率无恙,论先生在共党中之党龄如此资深,尚时陷朝不保夕之境地,令人恻然不已。近阅报载,先生在我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六十周年纪念会中曾作一次演说,追念在我总理中山先生主持下,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 “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革命政策,兹将当时决策之来源为先生之道之。

        按当时国家处境危殆,外则有世界列强企图恣意瓜分中国,加之个帝国主义籍不平等条约之各种特权,不断榨取我人力、物力、资源,以填其欲壑,国内则有大小军阀猖獗,生灵涂炭,民生凋敝。我总理深感于此,乃为中国在国际上享有平等待遇,呼吁世界助我自助,亦即是求取消束缚我国之平等条约,但世界列强犹如聋哑,不加理会,此时仅新起之苏联政权,别具新裁,予我革命基地之广东以有限之械弹,得一箭双雕之收获,当时,苏联政权被各国歧视,地位极为孤立,其予我一臂之助,既可博得全世界受压迫众生之好感,并又可以之炫耀于列强之前,显示苏俄政权乃是由正义之政权,且在广大之中国,顺理成章,树立一将来征服世界不绝之兵源,亦即充当炮灰之资源,假此机会肆意吸收训练基地骨干分子。以贯彻由苏俄所控制之全世界苏维埃帝国蓝图之推行措施。名利双收,莫过于此。再者,当时大会所通过之“容共”政策,旨在联合国内一切反军阀反帝国主义之力量,其实,共产党之力量,证之于当时所谓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到会者仅十二人耳。其首脑人物当陈公博、周佛海、张国焘、董必武及毛泽东等,事实上,中国国民党乃是中国共产党之保姆。

       盖若非仰赖当时国民党之掩护、育养,其便能成为后日之党耶?且如陈公博、周佛海等终亦认为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而摒弃之,由共产主义信徒而摇身一变竟成为后日之汉奸,此亦是共产党头儿、脑儿对主义信仰之最大讽刺。……后日之叶剑英、彭德怀、贺龙、林彪以及过去小军阀朱德,曾任广东时代国民党候补中央委员及党宣传部代部长之毛泽东等人无一不宣誓效忠国民党,而后背叛誓言,成为反国民党之一群。……此试与中外综理国家万机之政治家总拥有静穆之修养与磊落之风格相提并论,乃适成强烈对照,谅先生定必默许余言。

        回忆前在重庆抗战时期,曾与大姊孔夫人数度与先生聚首交谈,征询先生对当时抗战问题及国家前途之展望,余二人均认为先生认解超群,娓娓道来,理解精透,所谈及之问题均无过于偏颇之处,实我当时女界有数人才,迄今思之,先生谈话所代表者,言皆由衷之欤?姑不究其内容真伪,犹记曾告家姐,若颖超能为国家民族效一己之力,必脱颖而出,甚至超颖而出也。又何必沉湎于被泰半理智之犹太人所不齿之德国犹太马克思理论所蛊惑耶?固然,1920年时代马列理论曾在俄国得手,凭籍许多因素侥幸成功,此实于当时一般知识分子沉醉于“时髦心理”,令马列学说弥漫于知识阶层,大多自认为马列信徒或马列崇拜者,尤其在法国,几乎造成任何人不能诵说几句马列教条,则必目为白痴或非知识分子之风气。只要是马列教条,即不求甚解,“囫囵吞枣”犹如天诏,(近日时代杂志亦有叙述法国知识分子之盲从风气)。加之,法国左派理论家沙特不时以辩证法及逻辑语汇,撰写似是而非之文学莠言惑众(近年已逐渐经阿宏驳斥其矫伪,至于体无完肤)……

         泊闻先生所言,谓中国共产党人是“言必信,行必果”,此乃指所谓“文化大革命”对同胞之信诺耶?抑指先生几遭不幸而言耶?据所闻知,大陆人民名共产党为破产党即家破人亡之谓也。故对共产党之言行,大陆稚子亦不予置信、龄近闻电大陆探亲返自由世界者云,其亲戚窃告,“台湾人民固然反共,但更反共者,乃大陆手无武器所遭殃之人民也。”……近三十余年来,共产党政权已早知无法再可侵蚀金马台澎之复兴基地,乃重袭统战故伎。以恶言毁谤为张本,或以蜜语骗诈为武器,企达成“三度合作”。

          再者,先生以前若为国民党党员,当以同志相称,若以相对立场或友谊,亦当以周夫人或邓女士称呼,恐嫌此乃BOURGEOIS布尔乔亚阶级之称谓,然共产党惯例连名带姓相称,恕龄碍于中国人之庭训,对任何人都以礼貌相待,此中我国文化之所熏陶若,谅不已怪。先生高寿已登耄耋,当已无所恐惧,若言出肺腑,则请规劝大陆迷途诸君,“学习中山先生之榜样”,再次信服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复使大陆民众,犹如台湾同胞,享有安宁、富裕、康乐,有希望有前途之生活,不然,则将如李自成、张邦昌及跪于杭州岳坟前之秦桧夫妇铁人,永受万世唾骂,须知今日真正之中国乃在台湾,邯郸学步,犹为晚焉,维希三思之,即此顺颂。

                     蒋宋美龄谨启

                     民国73年2月16日

 

前方有道:@罗迪克?:宋美龄、余英时等所言,只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不是领土意义上的中国。还有说“唐文化在日本,宋明文化在韩国,崖山之后无中国”呢。(不准确啊)中国人缺少条约意识,也就没有法律意识,喜欢模糊处理,耍小心眼。比如法律条文空洞化,不肯立新闻法等很太多方方面面。这也是人治的文化基础。这是东方信仰和西方信仰不同带来的副产品。解决问题,还是要从信仰上动脑筋。信仰不变,文化陋习就不会变!没有宪法法院,违宪随处可见。国人在习惯上、潜意识里,都不把法律当回事的。因为没有畏惧感,只有自大狂。畏惧感,从何而来?大家看法如何?

罗迪克:我选择文化意义上的中国,是我的祖国。唐宋文化是在日本,韩国是明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这样的,辫子对中国文化危害很大,集权专制,把中国士大夫的脊梁骨给抽掉了。所以中国的人文思想,是无限循环,没有进步。现在中国已经没有了意识上的中产阶层和中上产阶层,所以三百年内估计难改变了,破坏一座建筑很容易,分分钟的事,但是重建一座房子,要几年。

前方有道:你忽视了社会主体!我意思是关注中产的同时,也要关注广大贫下中农(工)。个体和大势都要关注。毛有本书,大概是“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对社会的研究思考方式可以参考。

罗迪克:主体是由个人组成的,我更注意个体。现在木有中产,只有两极分化。

 

流云:从宋美龄的这封游说(shui)信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信仰也很坚定,既然是游说信自然要大言侃侃,言辞犀利。而现实呢,想必败逃台岛后应该有所反思吧?为何国民党27年宁汉合流后统一中国,却在短短22年里在大陆没有了立足之地,究其原因是国民党将党派利益看的重,将民族和民众利益看得轻,刚统一就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背信弃义,对共产党人大肆捕杀,步步紧逼,才有了八一南昌起义,三一年东北事变后,几十万万军队不战而退,将东北人民置于日军铁蹄之下而不顾,华北事变,秘密签订《何梅协定》,将华北变成中国人的非军事区,看看国民党这几年在干什么,从三一年到三五年,年年忙着围剿江西红军,置民族利益于不顾,打内战。三七年淞沪会战,战败溃逃,致使南京沦陷,30多万人民被屠杀,四二年,为阻日军南下,炸开黄河花园口,未挡住日军,却让老百姓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饿殍遍野,长沙保卫战,日军距离还有一百多公里,国民党自己先乱了,纵火焚烧长沙城,烧死民众不计其数请问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国民党人把国民放在了何处。至于周佛海,陈公博等革命的投机者和民族败类各朝各代都有,想想国民党的领袖之一、创始人之一的汪精卫何尝不是,对当时的中国来说,汪精卫的背叛影响才是最大的,不知道蒋夫人看到这些心里可有羞愧,还有何颜面面对全国人民,还能不能恬不知耻的说出民族大义的话!?

 

老秦:@前方有道 中国人缺少条约意识,也就没有法律意识。这个观点有待商榷,这么大的一个中央集权国家,没有法律不可能有效统治。历朝历代都有严格的法律,秦结束封建制度,形成中央集权国家,就是依靠法家的方法和手段,而法家治国的一个根基就是法律,严刑峻法。从出土的秦朝武器来看,当时的每个箭头,每件武器上都有工匠的标志,责任非常明确,一点都不模糊。谁造的箭头质量不达标,都可以倒追责任,严酷的惩罚。从激励的角度,秦朝的士兵斩首多少能获得什么爵位,都是认真执行的,这是保障秦军虎狼之师、一扫六合的军事基础。这都能体现出契约精神和法制精神。

张员外:这种官样文章都是耍嘴皮,要脸面而已,认真就输了。契约精神和法律意识是两回事

罗迪克:中国的契约精神没有制度化

流云:我们要跟着真理走,谁为万民立命我们就赞成

罗迪克:我们都跟着习总走,贡献自己的所有,支持一带一路。

阿赵:万民有万个真理,小平说了,表态太快,容易阳奉阴为@罗迪克 一带一路,是你去支持与不支持的?谁要你贡献“自已的所有”。一带一路上的国家,57个是伊斯兰国家或地区。

 

前方有道:@君和-扶栏客?@罗迪克?:中国的法是上对下的法,是管猪的法,还是人治的另一种体现。不是契约精神下的那种双方平等的法。这有本质区别。

流云:我们是大陆法系,英美法系比较独特,他们是判例法,大法官对新案件的判决具有决定性,所以他们的大法官牛。好像印度和香港还是用的这个,为防止徇私还设置陪审团。可是也有荒唐的时候,早几年好像说有一个强奸案,最后判强奸犯无罪,是因为女的穿的太露,有勾引嫌疑

罗迪克:普通法是陪审团牛,大陆法系才是法官权力大。你在这方面的知识太浅了,去多了解些吧

阿赵:古时候,官是皇权与政权的象征。上一定级别,武官要鸣炮,文官鸣锣。衙门的建筑,一定是坐北面南。你要想请一个官喝酒,可不是易事儿。也不可能同桌。当地有名望的人才请得动。但官员来了后,可能就祝贺下,或者真的只一杯酒,就离开,就算与官一起喝过酒了。。。。可不能象现在坐在一个桌上,实实在在地吃。官员是有威严的。不能扰民的。官员也只是能异地为官。也不能在他管的地域买房,置地。年数到了,告老还乡。不让你与当地人有瓜葛,保证执法的公平。现在嘛,互称个同志,该干 啥还干啥嘛。

 

前方有道:东方文明起源是农耕社会,居住分散,平时纠纷冲突少,但当遇到强盗来的,没有还手之力,所以容易被强权统治,形成专制极权社会。西方文明起源是城邦社会,居住密集,平时纠纷冲突多,解决机制就是在城门口人流密集处,有讲理、长老调解的地方,长期操练,形成议会民主制萌芽。中国现阶段已进入城市文明为主,农村青年人大多到了城市,民间冲突和诉求、社会形态都已发生根本改变,传统文化和管制手段已经不适应了。从这里也可看出历史潮流和方向。这是从渊源上的区别和分析。

         很多管理者水平肤浅,叫不叫“同志”能解决问题,改变人心?是“刻舟求剑”。玩花样,糊弄鬼。明朝时江南手工业发达,已经进入资本主义萌芽。如不是满清干扰,中国也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了。有个学者私下说过,汉族历史的劫数有三个,不好说出来,很多人会不高兴了。

 

      美国内战没有英雄     1865年结束的美国内战,光战死的士兵就达到62万人,按当时美国的人口,相当于每60人就有1人死于内战,死了这么多人,给美国带来巨大伤痛,照常理来说,总得有人为这场残酷的战争负责,然而,美国人却做了不同的选择。当南方军队大势已去,叛军将领李将军为了避免进一步无谓牺牲,决定向北方联邦军队投降,1865年4月9日,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将军和南军总司令李将军与随从们先后骑马来到弗吉尼亚州的阿波马托克斯镇签署投降协议。 看着一身戎装的李将军,这位美国最优秀的军人默默地站在自己面前,作为胜利者的格兰特将军心情并不好,战胜这种对手对真正的军人来说,是莫大的悲哀。受降签字仪式上,为了表示对对方的尊重,胜利者43岁的格兰特将军有意穿了套很普通的士兵制服,和59岁穿着南方将军制服的败将李将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先开始叙旧,从西点到墨西哥战争,然后才开始商谈投降条件。李将军提出,北军必须保证南军将士的人格和尊严不受侵犯。格兰特提出,允许受降军官随身携带手枪和佩剑。李将军希望他的骑兵和炮兵能保留自己的马匹。格兰特说:“这些士兵没有马匹的帮助,很难收获下一季的庄稼养活家中老小,我完全同意”  那些马匹曾是战争工具,但格兰特和李没有忘记,美国需要的是和解。投降签字仪式结束,败军之将李将军即起身告辞。格兰特将军亲率随从降级相送。当李将军一身戎装,如一尊雕像含泪离开时,在场的北军将士全体肃立,举帽致敬,目送了一个悲剧英雄的最后谢幕。 北军士兵开始庆祝胜利。炮兵们点燃大炮,让它们在南军上空爆炸,以示庆祝。格兰特听到炮声,立即禁止。他说:“他们曾是叛军,现在是我们的同胞,我们停止对他们失败的庆祝,才是我们对胜利的最好表达。” 联邦军队胜利了,他们没有为胜利而炫耀,认为那是一场悲剧。他们给昔日兵戎相见的南方敌人以体面,给他们开不受处罚保证自发回家,没有民族英雄,也没有历史罪人,没有押着俘虏举行胜利游行,更没有任何发动战争的南方政治家被捕、被审判、定罪,更没有被清算或迫害,相反,有的还继续从政,当选为联邦参议员。李将军率领南方叛军与政府打了那么多年,应该算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吧,但美国人不这么看,事实是,李将军在战后当了华盛顿学院的院长,享有很高的社会声誉,至今仍受到人们的纪念,在华盛顿学院他的纪念塔里,他的塑像依然身穿南部邦联军装。美国从内战中学会了如何防止内战,美国人做到了这一点。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胜利的一刻,格兰特的宽容,他牺牲了个人荣誉,赢得了一个国家的永久和平。美国没有官方教科书,出版历史著作不用官方审查,谁也没有权力向国民强制灌输某种被认为是惟一正确的答案。对李将军和平定叛乱的格兰特将军,美国人同等的表达了敬意。这就是美国。

 

代伟成:中国圣贤一直告诫当权者要礼贤下士,对那些地位比较低的读书人要格外尊重,绝不能居高临下,盛气凌人。中国圣贤为什么这样反复告诫呢?道理很简单,尽管这些读书人还处在比较低的层面,没有功名没有地位,但是他们的内心却异常丰富异常脆弱,经不起任何蔑视轻视忽视或白眼。否则,其后果就不堪设想无法预测。近代中国几个来自下层的革命者,差不多都有相似经历,如果不是李鸿章阴差阳错错过了与孙中山见上一面,如果能够把他安置在自己的幕府中,那么中国近代的历史必将改写;如果北大校长蒋梦麟能够接受李大钊的建议,给北大图书馆管理员毛润之增加几块大洋,相信毛先生大概也就在那儿安心整理图书抄抄目录卡片;如果胡适之、张申府当年不是那么以北大名教授的身份无视毛先生的存在,而是像北大讲师梁漱溟那样以相对比较平等的身份寒暄几句,估计后来的历史都会重写,历史的走向都会因这些偶然性而改变。

          机缘巧合使李鸿章没有接见提携孙中山,李鸿章的这一失误不仅导致了孙中山由李的崇拜者转变为反对者,更为重要的是,孙中山由此被冷落转而变得对整个体制彻底失望,他由先前真诚地想进入体制谋取发展,转而决绝地要推翻这种体制。他不仅不再相信李鸿章不再相信清政府,而且不再相信清廷统治者有能力有诚心带领中国继续前进,对于康有为、梁启超同时代人提出的改良维新方案不屑一顾,对于严复所张扬的达尔文进化论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孙中山也不再感兴趣,他此后的所有思想所有行动,都集中到一点,那就是要唤醒民众,推翻清政府,推翻这个异族政权,重建汉族人的中国。

 

前方有道:@守仁書院代伟成?:中国文士一般都是没有独立性,都想为君王谋,但大多是热脸贴个冷屁股。与虎谋皮的事,肯定是浪费时间。

阿赵:偶以前有个错觉,也不晓得哪里的原因形成的:孙指挥武昌起义。为啥国共都高举这面旗帜?

成熟至品:为啥国共都高举这面旗帜?这是一路沿续下来的,国民党不用说,后期终供是为了抗统战的需要,早期终供本来就是在国民党的襁褒中长大的,早是前苏联支持孙。现在网络上有一股坻毁孙的力量,其实不是民间自发的,是有意识引导的。因为它们自打嘴巴,一方面尊孙为国父,一方面有违三民主义,不能自圆其说,于是曲线毁孙。

前方有道:宋庆-龄实际是终供。把孙带向联俄联供,,,列强都想在中国寻找代理人。国内战争实际是代理人战争。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