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书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20170520君和摘录

本文由 无涯书生 于 2017-05-20 1:59:51 发表

罗迪克:抗日战争时,杜月笙给苏北新四军弄过大批药品。陈毅到上海治病,也是他安排的,最后地下党苦苦哀求杜先生留下来,杜还是走了。到了香港,毛派老师章士钊到香港请他,杜拒绝了,按照一个党,一个中央,一个领袖的原则,清党是必须的。无所谓血债,其实杜了是个流氓,不过在杜看来,相比一下,自己不过是小流氓。杜是老江湖,虽然没读几本书,事事看的明白。

阿赵:杜月笙曾想做上海市长,现在对杜,评价转向了。写书的多半带偏见,他身边人写回忆文章,几乎都是赞扬。汪寿成,他的一个污点,按当时共产党的气势,不会苦苦哀求。只是劝过。就 是412那时,他有血债其它的,好象没有啥太多的说不清。在那个阶段他太有钱了,有人换算过,他一个月的开支,相当于现在8000万。中国红十字会的创始人呢,抗战期间,他的所作所为,不只是可圈可点。他不是现在的那种老大,只拿好处不出力的。弟子有难,只要去求他,都有求必应。他当老大会为人,会办事儿,接触他的人都 是称道的。有一次为劳工争取权益:码头工人罢人两二个月,法国人没办法,请市长来解决,市长让法国人找杜。杜了解情况后,熬了一下法国人,要法国人加薪100%。然后饭店请工人谈,问工人要多少工资,工人有要加0%、加50%的,罢工期间的工资也要发。杜说,为他们争取到了100%。工人满堂喝彩。但要求罢工期间也要算。杜说:法国人不同意罢工期间的,请工人们同意不要。如果有人要这个期间工资,由他来发!——劳资双方都满意。这就是早期取得劳工名声的一事儿。

前方有道:杜是练达之人!老杜提前看到几十年后。若在大陆,多次运动中都逃不过去。杜是作为人的本能。@阿赵?:杜到了那个份上已经无法回避政治,并不是主动参与政治,这是有区别的。就像很多人无法回避政治一样。都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但他的作为是人的本能,尽量维持良心。政界90%的人不如他。想在社会生存,想要利益诉求(先不谈政治诉求),都会被政治裹胁。政治经济本来就是捆绑的。所以单学政治学,单学经济学,都不行。所以增加一门“政治经济学”课程。这可是老马的特色哦!

罗迪克:@阿赵 照你这样说,杜的资格可以加入共产党,做好人做事。尤其为工人争取权利,这是共产党应该办的事,他办了。杜获得了港英政府第一个太平绅士的称号。他在上海,就是半个上海市长,军头们在上海换来换去,都搞不定他,直到1949。

阿赵:党的事由组织决定,了解下人间豪杰,有益的。他担任,挂名的企业职务,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大中银行,没挂他名,别想开展业务。

房恒贵:饿死胜过斗死。这一点体现智慧。其它只是混江湖。

张员外:杜是政治人物,是民间灰色政治势力的代表。这类势力没有明显的政治信念,只有利益诉求。

前方有道:讲道理,就搞不过。不讲道理,就搞得过。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这里讲的兵,是不同的兵。或者是“各人讲的‘理’不同”。现在不少大佬不都是有意或无意地往上靠吗?社会常理并没变。“理”不一样,“兵文化”不同。可以选择不靠,但被裹胁。所以我说:杜作为是人的本能。正常的、有才能、有良心、练达的人,都会这样做。做人方面,杜是棒棒的!很多人本领比他差而已。一些人有本领,但做不到练达。杜在高位,但对人都好。他心中有个“理”。这个理不同于兵的理。

罗迪克:认同我的观点,跟着我干,就是朋友;不认同我的观点,我就想办法对你思想教育,你认同我的观点,再不认同,你就敌人,走到天涯海角也要灭掉你。这是那种文化?杜月笙晚年在香港住大别墅,好吃好喝,在社会上也是头面人物。毛主席派老师章士钊亲自去香港游说他,他居然没上当。

阿赵:不要把他当成一代袅雄看,把他当成村里姓杜家儿子,进城求生存、求发展。吊丝想成大享的奋斗史来看。对每个人都可以,每个人都是谁家小孩,进城求活路,有人上学,入党,有人打工,有人当兵。。。。

老秦:说起杜月笙,分享一个典故,有一副对联: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据说是黎元洪的秘书长送给杜月笙的,把杜月笙比作春申君,因为春申君后来的封地在上海附近,所以上海也有个称呼叫申城。春申君还是上海的城隍,所以黎元洪把杜月笙吹捧成春申君,上海的城隍。不过春申君最后死于非命,下场并不好,这个比喻似乎也预示了杜月笙的晚景凄凉。上海的足球队叫申花队,就是春申君的申,春申君好色,手下美女极多,申花这个名字其实很腐败。个人以为,杜月笙的做法其实就是孟尝君、春申君的翻版,当然杜月笙出身贫寒,其实更像郭解,史记里的第一游侠,被汉武帝点名处死。要说做人,大家看看游侠列传,郭解比杜月笙牛逼多了,只不过知道郭解的人少。

         杜月笙那时候身体也不好了,他也不愿意折腾,而且连老蒋都不愿意重用他,毛更不可能重要他了。杜月笙的那种做法,是跟我党的核心价值观违背的,他要是回来,迟早会斗死。其实青帮是个典型的工人组织,为什么让杜月笙来执行四一二,就是这么做可以推脱责任,好像是工人内讧。还是江湖人物,要真是政治人物,就不会充当四一二老蒋的杀手,政客不会自己手上沾血。后来杜和蒋的矛盾也在于此,蒋也嫌弃杜的名声不好,想跟他撇清关系,杜觉得自己出钱出力,最后被人嫌弃也很委屈。杜的背景是青帮,一辈子都脱离不了。蒋用他,日本人拉拢他,包括后来解放了共产党想请他回来,都看重的是青帮的影响。

         分享一个背景,中国近现代的帮会组织,影响最大的有两支,洪门和青帮。以前有种说法,叫青红帮,其实是误解。洪门和青帮截然不同。洪门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形成于清朝初年,政治口号是反清复明,背景是当时满清对于汉人的残酷镇压。洪门有点像南明被打败以后,留在敌后的游击队。鹿鼎记上说的天地会就是洪门,陈近南这些人确实有。洪门的内部组织形式是兄弟,首领是老大,下面无数小弟。洪门又分为很多山头和香堂,直到今天,洪门还有很大的影响。比如海外,北美的洪门组织,在华人中还有很大的影响。现在国内最大的洪门组织是致公党,当年由洪门致公堂发展而来,不过今天里面的人物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和海外华侨了。这是洪门的高端,洪门的低端就是港片里的黑社会,和**,到今天成了为非作歹的犯罪组织,已经跟当年的反清复明完全不搭界了。

        青帮的行程与大运河和漕运有关,元明清三代都是以北京为首都,可是北京这个地方粮食产量有限,养活不了那么多人口,于是就用京杭大运河从南方江浙一带运粮食到北京。从北往南,运河是顺流而下,空船也还好走。从南往北,装着粮食,又是逆流,在当年没有机器动力的技术条件下,只能用人力,也即是纤夫拉船一路北上。据记载明清时期的运河纤夫,大概有二十万人以上。这就有个问题,怎么组织这些人,怎么维稳这些人,20万人的工钱万一被哪个贪官截留了,这些身强力壮的纤夫集体暴动,距离首都这么近搞不好天下大乱。所以清朝有专门负责漕运的衙门,漕运总督,但是官方管理这20万纤夫难度也很大。于是青帮出现了,康熙年间,杭州的三个能人,分别姓翁、钱和潘,三个人组织起来了青帮,就是运河纤夫工人总工会。他们来组织这些纤夫,形成了严密的组织形式,组织大家干活,分配工作,负责代表大家去领薪水。如果工人有了困难,青帮来负责解决和协调。因为工人的特点,青帮与洪门不同,青帮是师徒相传,一辈一辈,每一辈都有一个字,杜月笙就是悟字辈的。有个说法叫青帮一线牵,洪门一片天。后来到了清朝灭亡,民国定都南京,漕运的主要向首都运粮的功能废掉,20多万纤夫工人一下失业了一大半。怎么办呢?兄弟们要吃饭,于是青帮就转型了。当时上海因为有租界,经济非常繁荣,号称东方第一大城市,是吸收下岗工人最大的市场。大量的青帮工人就涌入上海,码头工人是最多的下岗转型方向。还有一些奸诈凶狠之辈,就转入了黑道。所以杜月笙那个时代,码头都是青帮控制的,而青帮为什么在上海有那么大的势力,这是有历史渊源的。

         所以杜老板的无上荣光,其实是无产阶级工人兄弟撑起来的。政治人物要有明确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也算,可是青帮是没有的,青帮就是要带着兄弟们吃饭,有活路,最好能发财。杜老板后来搞了很多慈善活动,因为青帮子弟在底层社会分布很广,没饭吃了老大要解决。都代表工人阶级,诉求不一样,青帮的价值观是干活拿钱,老板给钱就行,从来没想过革老板的命。青帮的基因基本上是维护政府的,否则二十万青壮年又有严密的组织,整天在京杭大运河上活动,朝廷怎们能放心运河纤夫工人工会,这是清朝青帮成立的时候的基本性质。所以杜月笙为什么这么会做人,这是青帮基因,当年的青帮老大,要给二十万人管饭吃,真心不容易。对政府要合作,又要适度斗争;对下面的兄弟要维护,又要约束;对各方势力,要给面子和利用。工人组织,他没有多少资本,靠的是把人力资源整合起来,跟资方博弈平衡。做人,就是青帮的核心竞争力。对政府要合作,又要适度斗争;对下面的兄弟要维护,又要约束;对各方势力,要给面子和利用。

        工人组织,他没有多少资本,靠的是把人力资源整合起来,跟资方博弈平衡。做人,就是青帮的核心竞争力。也不能说社会毒瘤吧,是社会形态,比如欠薪这种事,如果有青帮就不会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青帮弟子干活了,老板不敢欠薪,所以更多的无产阶级愿意加入青帮,弱势群体有个依靠。

       为什么洪门在海外势力那么大?当年的华侨跑到美国,英语都不会说,给洋人干活打工,干的是最底层的苦活,不给钱都没办法,洪门撑腰就容易生存。打官司有律师,打架人多。现在各地的同乡会、校友会,也有类似的作用。所以洪门在北美是合法组织,选议员拉票都要去给洪门的老大拜码头拉票。

       教父上有个片段很经典,有个西西里老乡是开殡仪馆的老板,平常不愿意跟教父打交道,怕他的黑道背景。后来殡仪馆的老板女儿被两个官二代带出去灌醉了糟蹋了,殡仪馆老板报警,官二代交了保释金就出来了。老头气得半死,跑去找教父要公道,教父说体制已经给你公道了,人也抓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员外:杜是政治人物,如果没有看清这一本质,所有的分析都只会停留在表面。政治人物不沾血?漕运解体与明朝裁撤驿站有类似之处,只是前者控制权落入杜,后者出了个李自成。

罗迪克:1949新中国成立,国共双方都在抢知识分子,只是用意不同。平津战役快结束时,胡适还在北京大学当校长,毛主席就派人找胡适,希望他能留下来,毛自谦是胡的学生,曾在北大旁边过胡适的课,他说胡如果留下来,还可以继续做北大校长,图书馆馆长,胡适婉拒了。胡的学生吴晗问他,新政权对你这么优渥的条件,你为什么不留下来。胡对他的学生说,跟蒋先生面包是多少与的问题,跟毛先生面包是有与无的问题。胡劝吴晗跟他一起去美国,吴晗断然拒绝,胡适当时不知道吴已经加入共产党了

前方有道:换了说法,也可以说,杜是工人阶级的领袖。

阿赵:把青帮论成代表工人阶级了,把形成期与鼎盛期揉一起说,总觉得这结论太陡了。海运兴起才有槽运哀落。是请嘉庆年间的事儿。才从行业帮会演变为无孔不入的社会毒瘤。在清未至民国,国家不统一,军阀混战,租界洋人势力,工业进入中国,马列进入中国。。。。。。多种特点条件下,在中国形成鼎盛局面的清洪帮,是人类社会的一大奇观。有专著,清洪帮的,亲历者自述。《中国帮会实录》还有一本,《中国土匪实录》。民国黑社会,中国社会的百科全书。社现在常被人提起,也是因为杜身上集中体现出了方方面面。这话题可能还将续继。。。。。

前方有道:@阿赵?:不要说社会毒瘤。各方利益维权,必然有相应组织。过去有,现在有,将来都会有。千万不要有这种把正常社会组织说成毒瘤的思想!这种思想指导之下,任何维权的人士,都会打倒成反动派。那官府就为所欲为了,百姓利益无法伸张。国人一直不习惯有制约的社会,喜欢一言堂的社会。反对派是社会相互制约的必然形式。国人骨髓里的封建意识,是不喜欢、不习惯民主的。白不白,是角度不同,不同人的定义!根子、思想上,是有关联的。

      各群体、黑社会、白社会,有共性。个性主要是在内容上。形式上差不多。所以说是30分,50分,100分的区别。前面说的“什么颜色都是黑的”,有类似意思。要以社会学者心态看问题,不要以官方心态看问题,才会不偏不倚。这就是各人讨论出发点是帝王情怀,还是庶民情怀的区别。可以看得出来。杜的8000万月支出,被误认为他个人支出了吧?肯定不是,是社团支出。

20170520君和摘录

打赏
点赞 (0)or拍砖 (0)
分享到:更多 ()